大学录取网
 陕西 |  手机版 

栏目类型

陕西
大学导航 > 陕西 > 正文

西安一周天气预报|西安一周行散文

时间:2018-11-07 来源:陕西 点击:

【www.lp1901.com--陕西】

  西安之行,短短两天。走马观花,所得有限。难免有疏漏不到之处。毕竟是一段经历。权记之。

  1.

  2009.9.4——9.5忻州——太原——西安

  我们是在夜色里进入陕西的。早晨7点过,知道即将到达目的地——西安,于是将行李从行李架上搬下来,等待十几分钟后,离开坐了12个小时的这趟列车,开始在西安的日程。

 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们始料不及。在距离到站时刻的前几分钟,列车停下来。车上喇叭说是临时停车。谁知这一“临时”就是两个小时。直到9点一刻,西安火车站终于出现在眼前。

  在等待期间,接到两次新希望集团西安分公司送6号晚返程票的人来的电话。是啊,说好7点半左右见面的。意外总是让人不能按常规做事。说到新希望,需要简单介绍几句,多亏伊人。在我多方询问,在当地无法买到返程票的时候,怀着一线希望在QQ上给伊人留言。上午留言,下午伊人就干脆回复说一切有她安排。于是一块石头落了地。心里那份感觉,是细微的,默契的,不可言说的。

  儿子20岁了。他这次出门,意味着一种崭新的开始。这是儿子第一次离开我们在外独自生活,我想送一送。儿子也很理解。

  儿子考上古都长安这所专科学校,不算最好,也算不错。总之儿子尽力了;总之这是儿子开始人生新的一页的起点。我从心里祝贺他,并期待他。

  还未出站,手机响起来。于是很快跟新希望集团西安分公司小杨相见,拿到了返程票。小杨热心地带我们找到儿子学校接待点。我向小杨表达了衷心的谢意。这个瘦小精干的小伙子,是我们来到西安遇到的第一个“熟人”,感觉很亲切。

  2.

  2009.9.5西安——火车站——青华校区——旅馆

  接着,在学校接站同学的带领下,经过一段不短路程的步行,来到校车所在位置。同路的一个女孩走得上气不接下气,叫苦连天。另一个女孩就说:还没军训呢,倒成这样子啦!

  然后是接受病热检查,排队登记,休息等候。送孩子的爸爸妈妈们都席地而坐,与孩子说话,吃东西喝水。相对而言,穿着简朴、脸庞黝黑的居多。终于在中午1点前到达学校南校区——青华区。报到后,新生要在这里接受半个月的军训,然后各自到所在校区上课。

  接下来是琐碎有序的报到过程。一下校车,就有各系的同学举着牌子迎上来。帮我们提行李的是一高个子男孩,开朗热情的一个小伙子。巧的是,过一阵登记完,老师让人领儿子去缴费时,又是这位喜欢微笑、做事干练的同学出现了。于是就闲话几句。于是我们知道他姓乔,大二了,读数控的。再下来,又是这位乔同学领我们找到宿舍,领了钥匙,又告诉我们他也住这块,具体哪屋,有时间去坐云云。一席话下来,彼此似乎相当熟稔了。

  然后有选择购物,收拾床铺,再吃饭,已是下午4点。这是从4号晚6点左右在太原吃过晚饭后,吃的第一顿饭。中间间隔22个小时。在火车上,儿子执意不肯吃任何东西,说车上空气污浊,肚子里难受,一点也不想吃。后来等待校车时,他还是觉得肚子里不舒服,没吃,只喝了点水。

  饭后办手机卡。沿街净是摆摊做买卖的学生。卖什么的都有。只要你需要,尽可选择。也有几家打着移动旗号的摊子招揽办卡事宜。说什么缴费后每月返还多少多少,说得天花乱坠。我看看儿子,儿子看看我,我们走开。走开几步儿子说,在定襄听同学说,不要相信这些人,全是骗人的。于是找到校园移动营业厅。接待我们的小姑娘说了一番,意思是12元月租,包括来电显示,缴一百办一个亲情捆绑,可免费用。我问这个亲情捆绑什么意思。她说捆绑了谁,通话免费。我问相互通话都免费么?她说是的。我又问,我们在山西,也免费?她说免费。不过得等三天后。三天后才能开通。又跟儿子说需要耐心等三天哟。儿子说没问题。于是我们就办了这种卡。儿子挑了一个号,念起来挺顺溜。事实上,等三天后,我们一试,才知道只有儿子免费,我们是不免费的。除非忻州移动也有这项业务。明显是走进了陷阱,不过,儿子能免费,也算不错了。凡事只好这样来回想。

  儿子说应该给奶奶去个电话。我说对。儿子就用我的手机打通了家里电话。听着祖孙俩的通话,我再一次感到,儿子是长大了,懂事了。

  让儿子回宿舍休息,我去找旅馆。问过一家又一家,都是客满。拨打学校给的家长住宿联系电话,告知一晚80元,并且需要自己打车去。这么晚了,又人生地不熟,离儿子又远,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最后看到一家门口挂着“停车住宿”字样牌子的牛肉馆,试着去问,还好,有一间,还是两张床,才30块钱。于是说好一会儿就来。

  回到学校宿舍,儿子没睡,跟同屋新同学父子俩聊。我也加入其中,一起聊了会儿,知道同屋的8个人都是一个班的,其中两位来自宁夏,一位来自山西临汾,一位来自河南洛阳。过会儿,大家进进出出,各忙各的。

  8点左右,去吃晚饭。刚才到处找旅馆的时候,看到一家饭馆门面、店里都不错,整洁,干净,于是带儿子进去,要了两碗西红柿面。挺不错的,面有劲道,味道也好。尤其几个服务员,态度蛮好。大小伙子,说话做事挺对脾气的。儿子一边吃面,一边跟我着重提到了这一点。

  晚饭后回宿舍打水洗漱。同屋新同学直喊“啥也好,就是蚊子不少”,于是带儿子一起去说好的旅馆休息。之前听从儿子,跟他班主任通电话说明。儿子确实是长大了,懂事了,考虑事情周全了。旅馆条件不错。旅馆老板说话透着机敏和灵活,还有热情。刚刚9点钟多一点,我们确实是累了,于是上床休息。儿子一夜睡得很安稳。尽管窗外打台球的嘈杂声不断。

  3.

  2009.9.6西安——青华校区——含光校区——城区——火车站

  早上睡到自然醒。4号晚一夜在列车上,几乎没有合眼。5号一白天乱忙,也没休息。这一夜算是做了一点补偿。

  和儿子回校区饭厅吃早饭。然后看到球场上有几个男孩子在打篮球。儿子说这几个没昨天那几个打球好。我想,很快儿子就会成为球场上踊跃的一份子吧。

  甲流肆虐。每进一次校门都有专人拿着测量仪在你脑门子上点一下。这是对的。繁琐是繁琐了点,但是应该的。

  上午与雨点联系。昨天雨点就告说上午她有事。到下午她来电询问,我回说收拾乱忙。她让我们收拾完好好休息。今天不知她是不是有时间。恰巧是周末,不过周末更需要处理家务,理顺心情。又想大老远来了,又在QQ上联系过,不吱一声走了,不是事。雨点回短信说上午可以一起去看大雁塔等,说好在含光门见。

  我们乘校车到达含光门,等了几分钟,就见雨点开着一辆白色小车来到。雨点带着她12岁的女儿朱笛。朱笛喜欢笑,一笑就捂嘴巴。挺不错的小姑娘。

  娘儿俩都是圆圆脸,笑笑眼。妈妈黑色紧身裤,外罩碎花短裙,女儿则浅灰色半袖,黑色牛仔裤,看去简朴大方。

  雨点就是印象里的样子。尽管没见过,似乎连照片也没见过,但是一见,就觉得熟悉,亲切。觉得感觉里就是这样子。娇小,质朴,随和,诚恳。说话中,知道她事情不少。就是周末,也有一堆事要忙。害她带我们玩的话说出口,又觉得有点见外。我便只轻轻一点。况且她直说没关系。

  已经12点过。我们先去吃午饭。雨点说饭店是女儿挑的。她本来准备在另一家的。她说这饭店她常来,感觉还不错。我说相信你。雨点就莞尔一笑,露出可爱的小虎牙。

  一共4个人,我们一起点了六、七个菜。朱笛特意点了甜甜的鸡蛋汤。雨点问及儿子所报学校及其专业。听说儿子学动漫制作,雨点连说准备将来让女儿也学这个。雨点问儿子喜欢什么科目,儿子说喜欢语文、英语。朱笛说:“我也是。”大家笑起来。问及儿子的爱好,儿子说喜欢打篮球和画画。雨点说朱笛也喜欢画画,她自己则喜欢打乒乓,还参加过比赛呢。后来,我听儿子和朱笛说起日本漫画等等。两人聊得挺投机。

  关于朱笛的名字,还有一段小插曲。在饭店坐定,我问雨点女儿叫什么。雨点说朱笛,朱德的朱,笛子的笛。儿子一听就说:挺有诗意的。朱笛听了,脸微微泛红,笑了。

  我们一边吃,一边谈,话题随意,无拘无束。各自家庭状况,工作状况。子归以及子归上的朋友们、来过西安的子归人。话题不经意地轻轻巧巧地做着变换,却不失婉转,不显突兀。并且,相互照应着督促喝饮料,吃菜。一种很自然的东西在心里滋生暗长。早听同事、朋友说网友最好保持网上联系,现实里最好不见。其实话不能绝对。再说,似乎我们也不是什么一般意义上的网友,说文友更准确。那种在各自阅读文字过程中形成的默契,不是普通网友能够拥有的。正是这种默契,使得我们如此亲近,不觉得陌生。相信这也是更多文友之间的感觉。

  随意问起雨点今天的安排,她说也没什么,准备在家收拾一下,下午朱笛去上课,补习英语。雨点说我来了,并且能在一起待会儿,她很开心,她让我放心,她家离儿子上课的含光校区很近,她会抽时间关照儿子,并带他进城玩,尽快熟悉一下。我说,有她在这里,我很放心,就等于是在这里又给儿子找了一个家。说真的,这是我的心里话。儿子再大,也还是个孩子,再说毕竟自小缺乏独立生活的锻炼。有雨点帮忙照应,我会很宽心。雨点连连点头。

  接下来的工夫,我们一起去看了大雁塔。其蔚为壮观的水舞(喷泉舞蹈)令人心旷神怡。周遭观赏者很多,其中不少外国友人。一个坐在水池边、起先还活泼泼的、后来闷闷不乐的外国小女孩引起了朱笛注意。朱笛远远地给她拍了照。还想跟她合影,雨点就说,那你去找她吧,应该没问题。朱笛想了想,没去。

  在不少景点,我们留影纪念。我不是擅长照相的人,在这种场合,一般选择无所作为。可是这次也兴致勃勃,玩性大发。

  大雁塔整个给人印象,文化味道很浓。自然的文化气息,从点点滴滴的布局里体现出来。无论是立柱,还是地表,都拥有着浓郁的文化含量,叫人深深流连。

  时间关系,不可能再去别的地方游览。我们顺路看了一些景点、广场。雨点都做了简单介绍。

  路经北大街,雨点说正在修地铁。西安交通状况的进一步改观,不久的未来可见。

  在含光门附近,朱笛先下车去上课。她的学校就在不远的地方。到含光校区门前,雨点也需要去办事,我们下了车子,跟雨点挥手再见。然后儿子乘校车返回青华校区,准备晚饭后参加新生报到后第一次班会,我则乘车到达火车站。

  有一个感觉,很强烈:我找不到方向了。等车的时间,我向两位老者询问。两位用充满理解的微笑看着我,告诉我,哪里是南,哪里是北,哪里是西,哪里是东……

  4.

  2009.9.6西安——火车站

  时间尚早,我先到候车室看了看,明确了候车位置,然后出站,来到一座城门前。城门上有“尚德门”三字。我发现,从下到上,门墙是一层一层逐渐向里缩进的。于是门楼就形成一个梯形形状。我特意摸了摸门墙上的灰砖,感受那份久远的气息。并不粗糙的墙砖让人感觉到了时光的力量。

  我走出尚德门,在离它百十来米远的地方驻脚。这是汽车客运站托运部门的门面。我看到门面前的台阶还算干净,就坐下来,打量着过往行人和车辆。

  周围很多店铺名称都与“尚德”相关。或者直接就叫“尚德XX”。我想不出这个名称源自什么年代。回忻州后特意上网百度,也没查到。

  一个青年边走边喊:宝鸡——宝鸡——

  起先我没弄明白。再一琢磨才恍然。原来他是为长途客运车拉客呢。乍一听,他是把“宝鸡”喊成了“抱鸡”。

  手机响了。是短信。流言霏霏。他说因手机充电,一天没开机,所以没看到我的短信,特意致歉。我回说没关系,后会有期。心里向他做着诚挚的问候。

  一位清洁女工也在台阶上坐下来。她30出头的样子,面容姣好,一身清洁服,很新。她一只手里是一个馒头,另一只手里是一袋奶。我随口问:这就是晚饭?她看看我,说:嗯。我说:这么简单?她说:没办法呀。

  我不再问,惟恐触动她内心里的苦楚。我十分明白“没办法呀”背后深藏着的东西。她的丈夫,是做什么的?她的孩子,在读几年级?或许,眼前那忙来忙去的摩的里的一个,就是她的丈夫;她的儿女,则正在家里,一边啃着方便面,一边写着作业。生活里种种艰辛的场面,涌上心头。

  另一位清洁女工走来,年龄稍长点,也拿一个馒头,吃着,跟这位年轻的女工说着话。我看到她俩说着说着,笑起来。

  那个青年又走来,还在“抱鸡”“抱鸡”地喊着。有三三两两的人跟着他走向附近一辆客车。

  手机又响了。是儿子。他说已顺利返校,问我在哪里。我回复了,想着今晚儿子就是一个人在西安度过了。心里扯了一下。

  一个妈妈正在牵一个男孩过马路。妈妈身上大包小包,还替儿子背着一只沉重无比的大书包。10来岁的男孩满不在乎地跟着妈妈过马路。一步步走到马路的那边。车流淹没了他们。一会儿又现出来。一会儿又淹没了。

  又有一个女孩走来,也在喊着“抱鸡”“抱鸡”。原来她跟那青年是一起的。

  一个外国女人走来,挺着胸,昂着头,不看左右,袅袅婷婷的,显得很悠闲自在。我看着她一直走远,才收回视线。

  夜幕降临。看看钟点,8点多。我走向最近的一家面馆。老板热情地吆喝:吃面啊,来碗面吃啊。扯面刀削面啊。

  先前就听到他吆喝了。

  并排几家面馆。纯粹因了他的吆喝,我选择做了他的顾客。

  外面牌子上写着面价:4——4.5元。我说要4块的。他说只有一样了,4块5一碗。我就说那就4块5吧。

  面上来,只有半碗,不过挺好喝,而且也够了。碗不小呢。

  临吃完,又进来一位客人,听他跟老板说话,是熟人。一会儿面端上来,满满一大碗。我在心里笑起来。使劲克制住才没笑出声来。

  走出面馆,回头看看,牌子赫然:青年面馆。

  那位青年还在走来,还在“抱鸡”“抱鸡”地喊着。跟他错身的女孩也在喊:“抱鸡”“抱鸡”。两人面无表情,各自走路,各自喊着。不知他们的客车什么时候动身。

  我走向尚德门。我走进火车站。纷纷拥拥的人流。我们排队进入候车大厅。车站喇叭里响起了热情的声音:旅客朋友们,您即将离开古都西安。西安站全体工作人员向您问候。祝您旅途愉快。欢迎您下次再来。

  22点55分,列车长鸣,徐徐出站。

  别了,西安;再见,西安。

  (2009.9.12)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lp1901.com/dx/191089.html

推荐访问:周行一善 西安古都散文 关于西安的散文 西安游记散文 西安钟鼓楼散文 描写西安的散文 初一散文 一叶知秋散文 一年级散文 一月散文 描述古城西安散文 西安城墙夜色散文 游西安法门寺散文 一带一路散文 一千字散文 一篇散文 高一散文 一段散文

上一篇:陕西理工学院专业分数线|陕西理工学院优势专业推荐
下一篇: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文科专业|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优势专业推荐

推荐内容